百岁教授杨恩泽 坚守科研第一线_新峰商业网 
百岁教授杨恩泽 坚守科研第一线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杨恩泽(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拍摄于2011年)

杨恩泽(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拍摄于2011年)

马闯

马闯

  在天津大学的校园里,每天早上都能看到一位老人的身影。他从位于四季村的“专家楼”出发,一路步行至电子工程信息学院,15分钟的路程,几十年来风雨无阻。作为一名人民教师,他热爱教育事业,在老人的时间表里,甚至没有周六周日和寒暑假。

  他叫杨恩泽,今年100岁,至今仍坚守科研第一线。

  从事教育事业70余年来,杨先生早已桃李满天下。昨天,记者联系到杨恩泽先生的“助理”马闯,听他讲述学生眼中的杨恩泽。

  专注科教70余年 仍痴心不改

  在天津大学光纤通信实验室内,信息与通信工程专业博士生马闯正在做实验。“我目前是在做有关光电振荡器方面的实验研究。”马闯告诉记者。虽然是周末,但实验室内依然忙碌着。“或许是受到杨先生的影响吧,我们也没有什么六日的概念。”马闯说。据他介绍,杨先生经常到实验室来,而实验室内的学生,杨先生大多都认识。“有意思的是,可能人名对不上,但是一说是做哪方面的实验,他就知道是谁了。”马闯说。

  马闯名义上是杨恩泽先生的助理,帮助杨先生对接科研工作以外的一些日常工作,而他与杨先生真正的渊源在于,马闯的专业老师,也是杨先生的学生。“我入学后第一天,就听老师和师兄们提到了杨恩泽先生。”马闯说。他的敬业精神、敢于创新的胆魄和严于律己的人品风范,深刻地影响着弟子们。“感觉就是一种传承吧,影响着我的老师,也影响着我们。”

  如今,杨恩泽先生虽然已经100岁高龄,但他依然把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培养学生上,不仅注重专业知识上的解惑授业,也特别注意在一点一滴中培养学生规范严谨、一丝不苟的治学态度。“直到现在,先生还在帮我们改论文,提出修改意见,优化实验系统。”马闯说,这个寒假,杨恩泽回南方探亲几天,去之前还专门要走了几位博士生的论文。“探亲回来之后,果然带回来了修改好的论文。”马闯说。“哪怕是已经发表过的,先生也会看,有任何一丝一毫不标准的地方,都难逃他老人家的‘法眼’。”

  对于马闯来说,杨恩泽对于他们的影响不仅在学术上,还有生活上。“先生告诉我们,生命在于运动,一定要多运动。”马闯说,杨恩泽先生的办公室在5楼,而实验室在4楼,虽然教学楼有电梯,但杨恩泽时常通过楼梯往返。“体力运动锻炼自己的身体,脑力运动让大脑保持健康。”科研工作是杨恩泽脑力运动的最好形式,而且他思想一点也不保守,当得知一种新软件能够提高运算速度时,他马上查阅资料,一丝不苟地学习操作方法,直到熟练掌握。 

  微波通信开创者 改变大众生活

  在马闯眼中,杨恩泽先生很低调,衣着朴素,不讲究吃穿。“先生一直说,他只是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情,不值得宣传。”马闯说。而这位在外人眼中普通的老人,竟然是我国微波通信与光纤通信的开创者之一,“所以接触越多,就越让我们发自内心的佩服。”

  杨恩泽早年从事无线电通信、微波通信、毫米波通信领域的研究,研究深入,成果突出。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主持研制的24千兆赫准毫米波空间通信系统获得1978年首届全国科学大会奖。至70年代末光纤通信技术研究在国际上开始起步,并成为当时发展最快的科学研究领域之一。为响应国家发展需要,杨恩泽教授率领科研团队攻坚克难,主持研制了我国第一条实用化光纤通信系统——“武昌-汉口市话中继光缆通信实用化系统”,经国家鉴定、验收于1982年年底开通使用。该系统的示范作用迅猛推动着我国多个城市在短时间内建立起光通信系统,极大地改变了我国城市的通信条件及社会生活面貌,全面推进了我国光通信事业的大发展。

  1985年,杨恩泽应邀回到天津大学任教,建起了学校第一个光通信实验室,并主持了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攻关,在这些年中,他主持并完成8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八六三”科研课题,主编了《光纤数字通信接收机》,撰有《数字光通信接收机灵敏度计算及信号脉冲占空比选择》、《光纤通信接收机灵敏度三种计算公式比较》。在一级学术刊物上发表《我国的光通信及其发展》等十余篇论文。 

上一篇:天大教授杨恩泽先生从教70余载树德树人 下一篇:坚守在科教一线的百岁教授杨恩泽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